5G概念开始深入生活、高端技术人才匮乏制约中小企业发展

作者:秩名 /  / 浏览次数:
华为5G产品线总裁杨超斌在博鳌亚洲论坛上表示,从2018年发布5g第一个标准以来,华为跟中国、韩国、欧洲、中东等多家运营商进行了合作,已经可以完成大带宽、高速度的测试,速率确定可以提升10倍左右。5g是未来10年到20年的主流,6g要来也是2030年之后的事情。华为副董事长胡厚崑表示:“5G来得比想象快的多”。预计到2025年,全球将会有650万5G基站,5G用户将达到28亿,覆盖全球58%的人口。华为提到,目前没有与苹果就5G芯片供应一事展开谈判,欢迎苹果参与到5G的竞争中来。
 
什么是5G?
5G网络的主要目标是让终端用户始终处于联网状态。5G网络将来支持的设备远远不止是智能手机——它还要支持智能手表、健身腕带、智能家庭设备如鸟巢式室内恒温器等。5G网络是指下一代无线网络。5G网络将是4G网络的真正升级版,它的基本要求并不同于无线网络。

 
传输速率
其5G网络已成功在28千兆赫(GHz)波段下达到了1Gbps,相比之下,当前的第四代长期演进(4G LTE)服务的传输速率仅为75Mbps。而此前这一传输瓶颈被业界普遍认为是一个技术难题,而三星电子则利用64个天线单元的自适应阵列传输技术破解了这一难题。 未来5G网络的传输速率可达10Gbps,这意味着手机用户在不到一秒时间内即可完成一部高清电影的下载。
5G网络意味着超快的数据传输速度。2013年5月,三星宣称,它即将推出的5G技术每秒能够传输超过1G的数据。相对而言,相对较快的LTE网络每秒可传输大约60M的数据,这大约相当于0.05G。这样的无线网络速度将比你用任何智能手机体验到的速度都要快很多。谷歌宣称,即使以每秒1G的速度,也能够用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下载一部全高清的电影。 
智能设备
5G网络中看到的最大改进之处是它能够灵活地支持各种不同的设备。除了支持手机和平板电脑外,5G网络将还需要支持可佩戴式设备,例如健身跟踪器和智能手表、智能家庭设备如鸟巢式室内恒温器等。在一个给定的区域内支持无数台设备,这就是科学家的设计目标。在未来,每个人将需要拥有10~100台设备为其服务。不过科学家很难弄清楚支持所有这些设备到底需要多大的数据容量。4月16日,在华为公司第十六届全球分析师大会上,华为公布了最新的5G进展:截至4月15日,华为已在全球范围内获得了40个商用合同。华为副董事长胡厚崑表示:“5G来得比我们想象快得多。”他指出,在3G时代,行业达到5亿用户用了10年时间,4G用了5年,预计5G只需要3年时间。华为预计,到2025年,全球将会有650万5G基站,5G用户将达到28亿,覆盖全球58%的人口。5G发展速度超预期的同时,终端和网络也首次进行了同步。胡厚崑表示,折叠屏手机加上5G的网络,将会是杀手级的创新产品。不过,华为提到,目前并没有与苹果就5G芯片供应一事展开谈判,华为的芯片战略没有发生改变,目前没有将芯片独立出来成为一块新业务的计划。过去几个月,华为占领了特别多媒体头条。2018年华为遇到了一些挑战,但2018年对于我们来说也是收获颇丰:华为业务增长显著,技术创新也颇有进展。”胡厚崑说,“华为正在积极应对短期挑战,瞄准更长期的目标。”
  在本次华为分析师大会上,华为同时宣布:公司已成立战略研究院,由华为董事、公司战略Marketing总裁徐文伟担任院长。徐文伟随后表示,华为每年将投入3亿美元的合作经费,支持学术界开展基础科学、基础技术、技术创新的研究。5G所带来的不仅仅是更快的网络传输速度、更低的网络延迟,同时还将与人工智能、物联网、大数据、虚拟/增强现实技术(VR/AR)等一系列革命性技术一并给人们的工作和生活带来颠覆性的改变。对新闻媒体而言,5G时代意味着崭新的机遇与无限的可能,以5G为代表的新技术势必会给新闻传播带来前所未有的革新。
“5G+4K”将成为新闻直播新标准5G网络高带宽、低延时等特点使新闻媒体在直播报道过程中采用“5G+4K”技术标准成为可能。与4G相比,5G网络传输速度峰值可达10Gb/s,网络延时1毫秒,能够充分保证信号传输的稳定性,实现4K超高清信号的多路直播回传,全面提升新闻媒体4K超高清内容的生产能力与效率。在“5G+4K”新闻直播场景下,图像清晰细腻、画面连贯流畅、色彩饱和逼真、压缩损伤大幅降低,通过4K超高清电视等内容接收终端,受众能够获得前所未有的感官体验。
 
以下是4月16日的华为全球分析师大会上,华为副董事长胡厚崑、华为战略Marketing总裁徐文伟、华为ICT战略与Marketing总裁汪涛接受中外媒体采访实录:
  问:现在华为签订的5G合同有40个,华为运营商业务在过去一年有所下降,2019年的展望是什么?
  胡厚崑:2019年运营商市场会面临新的驱动因素,就是5G的网络部署。5G现在产业发展的速度是超过我们预期的。过去三年,运营商对5G的看法发生了有意思的变化:三年前,很多运营商对于5G的商业价值没有清晰的概念,大家都有一个模糊的愿景:5G会给大家带来行业应用的空间。去年再和运营商谈5G时,我们看到一个变化,运营商感到很迷茫,大家似乎找不到5G的商业模式,我们把这个时期理解为5G的迷茫期。但是从去年下半年以后,我们明显看到行业对5G的认识更清晰也更现实了,大家发展其实不需要现在就挖空心思想商业模式,EMBB已经可以帮助运营商建立很有意义的商业模式,包括对个人的服务和行业应用。从商业角度来讲,5G获得了强力的支撑。另一方面,产业成熟度上,从供应这一侧,芯片、网络、终端的成熟度都达到了相当的水平。尤其到今年下半年,各种已经发布的手机上市后,会让5G的商业价值获得更大的信心。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认为对于5G的投资不是盲目的追逐热点的投资,而是非常值得信赖的。5G会帮助华为运营商业务的增长,我们希望今年运营商业务会获得两位数的增长。
  问:对华为公司未来发展来说,什么是最大的风险?是政治驱动的制裁,还是缺乏在网络安全方面的投资?
  胡厚崑:我们在任何时候都会从企业内外部识别不同的风险,在对这些风险进行管理时,不会聚焦在某一方面,而是进行系统管理。虽然华为只有30年历史,我们认为运营这样一个企业就像冲浪一样,会面临大大小小的起伏。我们怎么样面对未来巨大的智能社会的发展机会,去建立一个强大的创新领导力?我们希望把创新能力从产品、技术的创新发展到理论的创新。谈到企业外部的挑战,地缘政治的冲突、国际关系的变化毫无疑问是我们考虑的因素。我并不认为网络安全是一个政治性的挑战,而是一个技术问题。我们的立场一直是,关于网络安全,我们需要一个技术框架和合作来更好地认识和管理网络安全。我们一方面要做好自己的工作,我们也会积极参与全球网络安全的合作。只要网络安全,让它技术归技术,政治归政治,会发现它会带来机会。但如果网络安全被政治化利用了,就会成为很大的挑战。我认为,这个挑战不仅仅是对华为,而是对技术产业、对全球贸易关系的挑战。当你要对它进行政治化时,你就不会基于事实,而是会基于感情(判断)。这样的做法会让未来技术的发展产生碎片化的风险,碎片化对技术的发展会减缓创新的速度,提高创新的成本,最终整个社会来讲是要付出代价的。
  2017年12月4日,在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新华社发布了中国第一个专为媒体机构打造的大数据+人工智能的新闻生产与分发平台“媒体大脑”。2017年12月26日,新华社在第五届中国新兴媒体产业融合发展大会上发布了国内首条MGC视频新闻。2018年世界杯期间,新华社短视频智能生产平台“媒体大脑·MAGIC”生产短视频37581条,平均一条视频新闻耗时50.7秒,最快一条仅耗时6秒。MGC新闻实现了智能+大数据+图文画自动匹配传播的创新报道形式,提高了新闻生产与传播的效率。未来,随着包括图文、音视频等各种媒介形式在内的信息被不断收集,海量数据库将进一步提升MGC新闻生产的信度与效度。华为公司创始人任正非在接受CNBC采访时称,公司对于向苹果等智能机对手销售高速5G芯片和其它芯片持“开放”态度。这标志着华为对于自主知识产权的思考发生了重大转变。作为全球最大网络设备制造商,华为通过自主品牌智能机进入消费者市场的时间相对较短,但是已迅速成为按市场份额计算的全球第三大智能机厂商。
 
  华为一开始销售的是低价手机,但是近几年已把重点转移到了提高高端智能机市场份额上,与苹果、三星电子抗衡。作为这一努力的一部分,华为开发了自主芯片,包括为智能机提供5G连接的调制解调器、驱动设备的处理器。5G是下一代移动互联网,能够以飞快速度传输数据。目前为止,这些技术只被用于华为设备,但是未来可能会发生改变。任正非在周一播出的CNBC采访中表示,公司会考虑向其他智能机制造商销售5G芯片,包括苹果。“我们在这方面对苹果持开放态度。”他表示。苹果很可能不会采购麒麟980这样的华为处理器,因为它已拥有自主处理器,但是可能会对5G芯片感兴趣。苹果尚未发布支持5G网络的设备,该公司此前在iPhone中使用高通和英特尔的调制解调器,但是最新设备只使用英特尔的调制解调器,原因是苹果和高通在全球大打专利战。高通目前已拥有支持5G的调制解调器,但是英特尔的5G调制解调器预计直到2020年才会上市。这就意味着,如果苹果想要在今年发布一款准5G手机,华为芯片可能会成为一个可行的替代选择。苹果不予置评。女儿会变得更强大任正非在采访中表示,他相信女儿孟晚舟会因为逮捕事件变得“更强大,因为她此前在生活很少受苦。“如果她能够回到我们身边,她将成为英雄。我认为故事很有可能是这个结局。”任正非称。他表示,这一经历会让他的女儿更强大。“我的孩子在成长过程中没有受过苦。受点苦对他们有好处。割伤和擦伤会让她变得坚韧。自古以来,英雄都生于苦难中。我认为这一苦难对于我女儿有好处。”任正非称。“这些困难会让她变得更强大,铸就一番更伟大事业。我会让她面对她要面对的。”他表示。乔布斯“超伟大”在这次话题广泛的采访中,任正非把苹果称之为“一家伟大的公司”,其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是个“伟人”。“乔布斯伟大不是因为他创造了苹果,而是因为他创造了一个时代,移动互联网时代,”任正非表示,“说他伟大还有些保守,我认为他超级伟大。”任正非还回忆起了他的小女儿姚安娜在乔布斯2011年去世时的一个故事。“当他去世时,我正和家人在山间度假,”他表示,“我的小女儿是乔布斯的粉丝,她提议我们停下来为乔布斯默哀。我们真这么做了。”现在,华为正寻求在消费者市场挑战苹果,甚至去年在智能机份额上超过了苹果。
 
  任正非承认公司在智能机策略上犯了错,但表示已经从中吸取了教训。“我们根据相对较低的成本设定价格。我们的成本低有两个原因:首先,随着我们技术的快速进步,我们降低了产品成本;其次要感谢我们引进的西方管理方法,我们的运营成本也保持在了一个较低水平。”他表示。“结果,我们能够把价格定在一个相对较低的水平,这令西方公司难以与我们竞争。我们在这一点上已经进行了深刻反思。我们已经提高了售价,现在许多人认为华为产品很贵。”他说。